当前位置: 首页 > 催情苍蝇水 > 短评-希腊迷幻药

短评-希腊迷幻药


/ 2015-08-09

又称复决、全民公决,是透过间接补强代议的不足。问题是,当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带动民粹力量,认为兵器与债务国匹敌,即使跨越60%希腊人民同意否决国际债务方纾困前提,最终只是让齐普拉斯稳住执政地位,却无助于处理实题,包罗高赋闲率、银行挤兑、金融市场失序等问题,希腊能否能保留欧盟成分,成为更大的悬念。希腊民粹式犹如,只要短暂喜悦,成果倒是经济与社会持久动盪的风险。

就以《法》通过至今10余年,总共有6个案成立,非论是强化国防、两岸对等构和、重返结合国、反贪腐与讨党產,全都是绑选举的產物,蓝绿算计的是选票,才会拟定这些好笑标题问题。

在希腊,普罗米修斯(Prometheus)是人类缔造者,而希腊城邦的古典式更是文明象徵,非论或雅典式都是希腊人的骄傲。现在,希腊人民透过否决国际债务方的纾困方案,却被描述是希腊悲剧,令人不堪唏嘘。

希腊当借镜,我国门槛虽严,实有其需要,才能确保成果是真正的社会共识,而非少数人的操作东西,民粹反而让国度社会陷入动盪。(中国时报)

近年跟着议事效率不彰,朝野斗争,诉诸补足代议的声浪高涨,特定集体不竭要求下修门槛,此次希腊供给最好的反思:真能处理问题吗?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