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催情苍蝇水 > 春药不疯魔不成活

春药不疯魔不成活


/ 2015-08-11

客岁春天到台北近郊爬山。发觉一个小山洼里四周满是相思树和姑婆芋,唯有两头曼陀罗成林。多宏伟啊!从叶腋探出秋葵似的大花苞,前端破开,伸出长长的喇叭花冠。初绽时低着头,羞怯得像绞手绢的小女生,盛放时抬起头,五个尖尖的花瓣展开,如热情的西班牙舞娘。

刘墉著

火凤凰的

作家出书社

万万朵白花,像大大的铃铛,垂在风中摆动。机不成失,我坐在石阶上打开写生簿。除了风声虫声,曼陀罗林下还不竭传出草叶摩擦的声响。我身边的写生袋里有削好的苹果,果香与花香融合,太香了,有点醉。

多复杂的个性啊!那么美!那么普通!那么有用!那么!那么醉人!若是曼陀罗是位少女,男生怎样对付?

还有个可能是曼陀罗有毒,人们怕小孩误食。但她的毒就像她的馨香,吃多了是毒,吃对了是药,是、,还能提眼科用的瞳孔扩张剂。

那场大火也让我相信曼陀罗是火凤凰。由于家里的扶桑、山茶、罗汉松和椰子树全没了,只要曼陀罗虽然烧得焦黑,却没多久就冒出绿芽,再隔几个月,竟然枝繁叶茂,比失火之前更大了。

大要由于曼陀罗的香味太浓,很多人不喜好,其实只需隔远一点,那香味就变得幽雅。特别白色的曼陀罗,非但花形标致,像是边缘翘起的喇叭长裙,每走一步,都一摆一颤风韵绰约,并且香得正。

小时候我最爱看“火凤凰”的故事,那只披着金色羽毛的火凤凰,每五百年会在本人的巢里引火。故事书的插图到此刻还回忆明显,只见一团红色的火焰,里面一个黑影,先是扭曲成一团,再一点点长大、站起,浴火,成为更光耀光华的火凤凰。

我太爱这个故事了,以至认为本人就是只火凤凰。由于十三岁那年冬天,家里的火油炉在我身边爆炸,其时只听砰一声,一股热风把我狠狠一推,面前满是红,我往屋外冲,连睫毛都烧光了,却一点没伤,还帮近六十岁的老娘,在废墟上盖了个小草房。我浴火,俄然间长大了。

有些人不关心曼陀罗,也可能由于她好种,能够播种,也能插枝。小时候我家里那棵,就是母亲带回一截秃枝,随便插在土里长成的。

浴火,最刺激的是,他先死,死得无望,让人惋叹:“完了!”可是接着,并且之快,几乎是奇观。记得开花那天,我先没发觉,夜里一小我撑伞踩过废墟去茅厕。由于是砖造,茅厕躲过大火,成为高起的一垛,屋顶没了,只剩烧得焦黑的柱子,毛毛细雨,在邻人灯火的逆光下,一丝一丝,像万万根银针罩着我。伞上传来滴答声,还有远处人家的笑声。失火前一路住的姥姥、舅舅和舅妈都搬走了,有点孤单,有些失落,俄然闻到一股清香,挺熟悉的寒香,却想不起是什么。我循着香味,小心绕过原先姥姥房间的废墟,香味更浓了,一波一波飘来,在一片瓦砾和焦土之间,看见几点白,在雨中哆嗦,曼陀罗竟然开花了。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