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催情苍蝇水 > 動漫如何打好新媒體這張牌-赌博粉

動漫如何打好新媒體這張牌-赌博粉


/ 2015-08-11

原標題:動漫若何打好“新媒體”這張牌原標題:動漫若何打好“新媒體”這張牌

在中國動漫產業聯盟總監張廣英看。

雖然有不少觀眾吐槽《十萬個嘲笑話》“連貫性不強,笑點不夠凸起”,可作為沿襲了《十萬個嘲笑話》網絡動畫劇風格的電影,仍然獲得眾多網友點“贊”。

研究生畢業后,趙國祥不断在齊魯証券任職,即便工作緊張,他堅持每周看《火影忍者》的更新。“這成了我的一種習慣,也是我糊口的一部门。”當被問到看過几多國產動漫作品時,他皺皺眉頭,“我是火影迷,不是動漫迷,但我但愿中國也能出個宮崎駿,也能多出幾部《火影忍者》。”

“高二的時候,無數次爬牆出學校租《火影忍者》的漫畫書,整整十年,鳴人(漫畫仆人公)不再是那個隻會拿著油漆亂涂亂畫搞惡作劇的小孩,我也不再是絞盡腦汁老師的調皮鬼。”看到《火影忍者》完結的动静,趙國祥在微信伴侣圈更新狀態:“向岸本致敬,與芳华作別。”

“時間和空間維度寬廣,架空的世界立體感十足,故事設置有懸念,人物雖然虛構,但血肉感十足。”談到《火影忍者》內容的出彩之處,趙國祥滚滚不絕,“故事中有關友谊與愛情、忠誠與、生命與灭亡,帶給我心靈的悸動,能引發共鳴。”

“盡管現在在中國動漫市場上的幾乎满是日本和美國的動畫,但從上世紀60年代到80年代中期,大陸的動畫片在內容和藝術性上都遠高於统一時期的日本和美國動畫。”台灣動漫創作協會榮譽理事長鄧有立對上世紀80年代中國連環畫市場的火爆境況記憶猶新,“1982年,大陸的連環畫出书曾一度達到8.6億多冊,但僅僅3年過后,連環畫市場就崩盤了,64開連環畫(俗稱書)退出歷史舞台,一多量優秀的連環畫家失業並轉行。”

“新媒體時代,無論在播展平台還是在內容創作上,都給動漫產業注入了新的活力。”亞太動漫協會秘書長王六一認為,新媒體改變了動漫行業款式,无望成為中國動漫新的冲破口。

“其實,現在大陸的動漫實力不容小覷,《喜羊羊和灰太狼》、《熊出沒》等幾部國產動漫電影的票房連續過億就是很好的証明。”在鄧有立看來,相較五年前,中國的動漫邁出了“值得喝采”的一大步。

2005年來,在文化創意產業大發展的海潮下,中國各種動漫展覽和動漫論壇猶如雨后春筍,各地動漫紛紛上馬,動漫瞬間火遍全國,動漫產業儼然成為“有待開發的金礦”。

“論產量,中國動漫年產27萬分鐘的傲人成績不輸於世界任何一個國家,但論產能,這27萬分鐘加起來都不及一個迪斯尼的1/3。”在2014海峽兩岸文化創意產業發展論壇上,中國動畫學會副會長王英毫不諱言,中國動漫還沒有一條了了的產業化道,“一些動畫導演根據本人的设法,把故事編出來,再根據故事去做營銷和宣傳,然后再去賭博市場,而國外多是先做市場調查,再決定拍攝內容。”

客岁11月,漫畫家岸本齊史執筆的經典漫畫《火影忍者》終章完結。“15年的追看和期待就此畫上句號,一代人的芳华就此結束了。”眾多“火影粉”感伤。

上映十天,根據同名人氣網絡動畫劇衍生而來的動畫電影《十萬個嘲笑話》便坐穩“院線黑馬”的名頭,在幾乎沒有任何硬廣告宣傳的情況下,斬獲過億票房。這部沿著“漫畫—網絡動畫—院線”一走來的電影,在完成了中國動漫低齡化蛻變的同時,也引發不少動漫人的反思。

“新媒體不是動漫的溫床,它是新一輪的戰場,競爭愈加激烈,裁减率更高。”在鄧有立看來,新媒體動漫不是簡單地將傳統動漫在新媒體渠道播放,而是要研創具有新媒體特征的全新動漫產品,“對創意的要求更高,片子要短,敘事完整還要有思惟深度。”

“講故事是一門學問,用15年的時間來講大白一個故事不容易,日本漫畫原創性很是高,原創好故事能吸引讀者一集集地‘追看’下去。”在棗庄市一甲動漫制造无限公司洪方坤看來,中國不缺好故事,但缺會講故事的人,“動漫從業人員泛濫,但動漫人才匱乏。”

“放到過去,台兒庄能夠與台灣第一家動漫公司中華達成合作,難以想象,但新媒體讓這一切成為現實。” 2014年10月28日,兩岸動漫研創人才學術研究交换在台兒庄揭牌,在洪方坤看來,新媒體為雙方搭建了合作的“金橋”。

2014年岁尾,出名網絡小說《星空》的漫畫版印發,和這本小說在互聯網上的超高人氣一樣,漫畫版《星空》在遭到眾多網友追捧的同時,也引發了新一輪網絡小說“動漫化”的。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